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欢迎访问中国教育之声网
滚动新闻:
白岩松:建议高校校长退休不受65岁限制
2013-03-15 09:50:31   来源:中国教育之声网   

央视《新闻1+1》2013年3月13日播出《两会1+1》节目中提到,类似像央行行长,比如说其他高校的校长或者说将来的卫生的主管部 门的领导等等,带有很强的技术性,可不可以不太受制于政府官员65岁部级干部这样一个限制,他可以干得更长一些呢?前提是假如他干得足够好,被国际、国内 都认可的话,想想看,美国的格林斯潘2006年卸任的时候80了。以下系节目实录:

主持人 欧阳夏丹:

各位好,这里是正在为您直播的两会特别节目《两会1+1》。

按照惯例,我们的节目首先还是要以瞬间来开场。先来问一问我的搭档岩松今天会带来的瞬间是什么?

白岩松:

其实今天这个瞬间一个多小时之前刚刚发生,而且你也是见证者。因为在咱们昨天的节目当中,我们主要谈论的话题是目前人大代表正在进行审议的中央和地方预 算,去年的执行和今年的草案,这样的一份报告到底会不会有很多的都是我们很多的人大代表所担心的,由于这个是专业性非常强的东西,如果看不懂最后怎么去行 使它的审议权、投票权,因为17日的时候它要进行投票表决。

刚才财政部的新闻发言人和预算司的副司长专门来到了办公室跟我包括夏丹,我们进行了很好的沟通。首先我觉得他这份态度并不是展现对我们这个媒体的尊重,而 是对于所有媒体背后的老百姓以及人大的代表他们的一种尊重。另外也能够感受到这些年来究竟这个报告能不能得到一种很好的这种审议,最后表决的情况怎么样对 他们来说是也是一份压力,并且在转变成一种动力,我觉得这种动力就是他们也在做很多的事,在帮助很多的人大代表去提供相关的服务,让他们最后能够看得懂去 投好那一票。当然在沟通当中我也在想,将来一定还有很多的扩展的这种空间,去把这样的一种透明公开的工作做得更好,这一点我们在交流当中也达成共识,比如 说在明年的两会期间能不能通过媒体或者其他的部门,包括财政部自己,还有政协、人大去为人大代表包括政协委员提意见,提供更好的公开的这种服务,我觉得我 们都可以拥有更多的想象空间,因为这事太重要了,都是咱们自己的钱。

主持人:

是,其实不仅仅是我,当时我发现办公室里所有的人都挺惊喜的。因为大家看到了一种非常积极的态度。碰到问题是很正常的,重要的是我们可以在交流和沟通当中渐渐地达成共识,让改变往更好的方向去发展。

接下来我今天要给大家带来的瞬间和昨天的一场雨有关,北京昨天下了一场春雨,这场雨也让政协的闭幕多了那么一点点与众不同的味道,一起来看一看。

瞬间:瞬间——委员雨中告别

画外音: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二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闭幕!

更加坚定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绝不照搬西方政治制度模式!

上级监督太软,同级监督太软,同级下级监督太难!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有的警察把违章罚款权授予了城管,让那些本无权限的外界人员到处去贴罚款单。

生的好要求人,病了治得好要求人,死了烧得好、埋得好要求人。

主持人:

9天的时间一下子就过去了,政协在雨中闭幕,我不知道在散场的时候岩松内心里面想的最多的是什么?

白岩松:

我觉得当这次会议结束的时候,是一个新的开始。怎么说呢?因为我已经多次的说过,在两会当中的时候,政协委员所提交的提案接近6000份,但是在平常的 350多天里头却只有200份,这是一个巨大的反差,我觉得也提醒每一个政协委员包括将来要结束这次会议的人大代表,你怎么样在会后去当一个更称职的人大 代表和政协委员,我觉得这是一个增量的部分,给我们很大的想象空间。如果政协委员在350多天的时间里头提交的提案到2000份,对这个社会的推动会是多 么巨大呢?因此会议结束的时候才是我们真正的当一个更好的委员的开始,我觉得雨中大家应该会思考这些吧。

主持人:

所以对他们的考验、真正的考验是在会后,他们的履职是否能够细水长流。那说到政协的闭幕有一个人物他的关注度非常得高,在昨天的闭幕会上他也是当选为新一 届的政协副主席,应该说他是央行历史上任期最长的一个行长,差不多有十个年头了,那么在这十年的时间里他到底面对了什么?又改变了什么?接下来共同走进我 们今天的面孔——周小川。

面孔:周小川的十年

周小川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

这个第二个问题好像是不应该我回答,这都是有既定程序的,所以到目前为止我自己并不清楚这件事,谢谢!

解说:

这是在今天下午举行的记者会上对于是否将连任央行行长的问题时,周小川做出的回答,实际上对于周小川何时卸任的猜想及追问早在去年就已开始。

(画面提示)

(2012年11月11日 十八大新闻发布会)

记者:

请问周行长您打算什么时候卸任?

周小川:

至于说退休嘛,年纪大总是要退休的,我希望这个事跟货币政策没有什么太多的联系。

解说:

回顾周小产的这十年,也正是中国经济内部与外部都发生急剧变化的这十年。2003年上任伊始,他首次面对的就是“人民币升值”浪潮。2004年,央行9年 来首次加息,国有商业银行进行股份制改革。2005年,央行“出其不意”地进行汇率改革。2006年,货币政策变成“果不其然”,而不再追求“出其不 意”。2007年,周小川说不能让老百姓手中的钱“毛了”,就在这一年他获得英国《银行家杂志》颁给他的“2006年最佳亚洲央行行长奖项”。2008 年,他再次连任央行行长。2009年,在G20伦敦峰会召开前一周,他连发三篇文章,其中“关于考虑创造美元之外的超主权新储备货币”的建议引发全球关注 与讨论。2011年,国际金融领域权威杂志《欧洲货币》把“2011年度全球最佳央行行长”授予了周小川,福布斯一年一度的全球权势人物榜中,周小川也排 在全球权势人物榜第十五位。由于周小川主导渐进式汇率改革,坚持币值稳定,实行灵活汇率,他也因此得名“人民币先生”。

周小川:

我不喜欢这个称呼,我们并不是那么去说什么,去影响人民币的币值,也不是那么频繁地、不断地在干预外汇市场的运作。因此,并不是说我说什么话对人民币有什么影响,如果你说是因为人民币汇率改革,那倒是未尝不可。

解说:

近日,英国《金融时报》对周小川成为国家领导人做出积极评价。报道称,自周小川2002年挂帅以来,中国央行一直置身于市场化改革的最前沿。桂发、爱笑, 喜欢即兴讲话加上扎实的英语能力,使周小川在国际会议上成为一个受欢迎的人物。美国《华尔街日报》分析认为,周小川的全球地位和长期经验,应会帮助中国央 行赢得更大的独立性。

周小川:

不管我本人是否连任的问题,所谓就是实践检验真理,实践检验政策,做得对的东西会保持连续性和稳定性的,我相信不管是谁当中央银行行长这些政策在中央银行 会保持连续性和稳定性。同时我也坦然说也经常有做错的地方,也有做得不准的地方,这些地方就该修正的就修正,总的来讲就是说政策的东西肯定保持连续性稳定 性。

主持人:

周小川的身上有很多的称呼,比方说他自己就不太认可“人民币先生”这样的一个称号,岩松你怎么看?

白岩松:

但是对他的评价还真得从他不一定很喜欢的绰号说起,今天下午的时候我就在想,仿佛是突然间中国的央行的行长就变成了不仅是国内的媒体,而是全世界媒体高度 关注的这样的一个新闻发布会,这个背后其实就反映着人民币在整个世界的舞台上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一方面承担着人民币升值这样一个巨大的压力,在他就 任的这十年间,这其中的斡旋和工作恐怕不少。另一方面人民币越来越值钱,越来越硬,在可结算江湖的地位上升的位次也越来越高。另外很重要的一点,面对国内 的经济发展和国际的这种金融危机,来自中国的货币政策那也是牵一发而动全身这样的一个概念,所以周小川成为一个被世界热议的一个名字,我觉得恐怕也是对他 过去十年工作的一个肯定吧,因此他不一定喜欢“人民币先生”,但是他的确是个“人民币先生”。

主持人:

我不知道他会不会喜欢另外一个称呼就是“学者型官员”。之前有很多人在猜测,这个气质温和儒雅的先生会不会继续留任央行的行长。岩松,你会猜吗?

白岩松:

对,当然会猜,因为“人民币先生”、“人民币先生”,刚才我的回答谈的是“人民币”,接下来谈谈“先生”,前提就是这个世界上可能还会有人不喜欢中国、不 喜欢中国人民,但一定都喜欢中国人民币,背后肯定也跟整个中国经济的发展,跟周小川这十年,我们没有一个银行行长干像他这么长的时间,而且有趣的是今天下 午新闻发布会有两个记者,一个凤凰的,还有一个蓬勃社的记者都问到了他的去留问题,而且相信这也是全世界在高度关注,以前好像没这么关注过一个行长的去留 问题,这就涉及到一个先生,因为他是一个学者型的,英语也非常地流利,很专业,而且有很多的经济学家联名希望让周小川接着干下去,这背后有个什么背景呢? 央行的行长毕竟是一个部级的位置,说今年他65了,到点了,该下去了,但是我也在想咱们不一定谈论周小川了,他其实已经高升了,是政协的副主席了。但是另 一方面,类似像央行行长,比如说其他高校的校长或者说将来的卫生的主管部门的领导等等,带有很强的技术性,可不可以不太受制于政府官员65岁部级干部这样 一个限制,他可以干得更长一些呢?前提是假如他干得足够好,被国际、国内都认可的话,想想看,美国的格林斯潘2006年卸任的时候80了。

主持人:

确实是。现在不管周小川是否还是能够继续留任央行行长的位置,这已经不重要了,但是我想我们大家都会记住他说过的那一句话,“登山是要讲求实际的,最重要的是确保自己的每一步都是向上的。”换而言之,你正在不断地改进。

今天的关键词实际上在前天的节目当中我们已经提到了,就是这一轮国务院机构改革涉及到对社会组织管理的一些改革。岩松,好像在谈到这一点的时候也是非常地兴奋,这是你个人最关注的一个方面吗?

关键词:社会组织,政府不能撒手不管

白岩松:

对,这次的两会头等重要的大事当然是要选出新的国家机构的整个的领导人等等,接下来的时候大家会关注国务院机构的改革,但是在这里我最最关心的是一个极容易被大家忽略的就是社会组织拥有了更加宽松的成长性,为什么这么说呢?咱们都可以一起去往下探求。

主持人:

好,究竟带来了哪些改革、影响和变化?先通过一个短片来了解一下。

李立国 全国人大代表 民政部部长:

对四大类社会组织实行民政部门直接登记,不再由业务主管单位审查同意。

解说:

在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中,以四大类社会组织为代表,向市场、社会放权的改革方向将对未来的中国影响巨大。

李立国:

政府向社会组织转移职能的范围、步伐、力度会加大加快。

王振耀 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

这意味着社会改革全面启动,也就是说变双重管理为单一管理体制,就是说降低了门槛,这是一个具有重大社会意义的变革,我觉得非常有意义的。可以想一想咱们13亿人是40多万个社会组织,美国3亿人200多万个社会组织,社会组织是非常发达的。

解说:

王振耀认为,如果改革进展顺利,中国将迎来社会组织蓬勃发展的春天。

王振耀:

对我们很多普通人来说,要下一步做社会组织或者说建立基金会,我相信会容易得多。为什么?因为你不要找主管单位,你直接可以到民政部门,到注册登记的这些部门,直接来进行登记,包括行业协会,包括各种各样的组织,会更容易一些,会更方便一些。

解说:

小政府、大社会学界已经呼吁多年,如今政府似乎已经做好了放权的准备。

施超 全国人大代表:

由于我们过去整个社会形成的这种习惯,碰到问题就会想到找政府,所以现在突然之间如果有些问题一下子不管,整个社会还是有种惯性在里面,我认为现状是我们现在的行业组织、行业协会还是比较弱,所以政府还要扶上马送一程。

解说:

对于培育社会组织,王振耀认为,政府不仅仅是送一程就撒手不管,政府放权并不意味着政府减少投入。

王振耀:

我举一个非常简单的数字,香港700万人,每年向社会组织注入的服务资金是100多亿。如果按香港的水平来进行财政投入的话,我们差不多是一万多亿,差不多几乎是两万亿,那我们的各级政府准备好了吗?

解说:

王振耀还认为,政府需要做的准备除了投入还有很多。

王振耀:

第一就是相应的法律法规要尽快调整,包括慈善法恐怕也需要赶快提上日程,在实践中社会组织很多都在埋怨着,既让我生,又不让我长的一些规定,恐怕都需要做出调整了。

主持人:

可能首先我们要搞清楚这样一个概念,到底什么是社会组织?它的性质和存在的方式应该是什么样的?岩松。

白岩松:

我们一谈国务院机构改革就会说减政放权,那我要反过来问,减下来的政去哪儿了?放下来的权谁接?那显然就是社会。那么社会也就是很多的社会组织,在未来要 去承接这样的一个权和政,也就是在未来的社会管理当中,我们也要参与其中更好地管理好自己,那也正是这一次,将来我们很多的这种行业协会、慈善类组织等等 都不用主管部门批了,直接到民政部门登记注册,当然政治法律类、宗教类,还有国外的、境外的非政治组织在国内机构等等,它还要有另外的渠道。因此这条路是 大大的放宽了,我们可以拥有很大的想象空间,在国外这类组织往往被称为“非政府组织”,我觉得这五个字非常有意思。第一个它不是政府了,但是它是组织,要 行使很多的管理。另一方面为什么还要把“非政治组织”的“政府”两个字留在里面呢?就是它要承担很多,原来政府不能管、不该管、不好管、也管不好等很多很 多的权限,因此这是一次巨大的解放和推动。

主持人:

但是你看未来社会组织越来越多更加地活跃之后,可能会变成一个什么样的局面?会带来一些新的问题吗?

白岩松:

对,我担心的是两件事,第一个事情是政策的走向上来说是放宽了,但是到真的审批的时候还会用很多无形的东西来卡你,最后这个政策悬在半空。第二个担心的是 真的放宽了,但是很多成立的协会、社会组织等等还有一种遗传的依赖性,明明你跟政府脱钩了,还要往政府身上去靠,所以这两者担心必须尽快地消除。

主持人:

是,可能要首先要理清这一点,怎么样能够让这些社会组织变成真正意义上的民间性的社会组织,搞清楚这一点才能够推动小政府和大社会健康的发育和成长。

好,接下来是我们今天选择出来的一段声音,它是来自会场之外,但是和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息息相关的,一起来听一听。

声音:养老难,进养老院更难

(画面提示)

山东聊城市茌平县赵西村 李桂英 82岁 独居

2010年 孙子高位截瘫 全靠儿子儿媳照顾

不是“孤寡老人” 李奶奶先后被两家公办敬老院拒收

为寻找一家民办养老院 一家来到了聊城

好不容易找到一家每月700元的养老院 但离家35公里

记者:

觉不觉得孤单啊?

李桂英 山东聊城市茌平县赵西村村民:

那可是,我给你说,还没活着俺那老伴儿好呢。

吴凤民 茌平县振兴街道中心敬老院负责人:

咱这个敬老院,大部分都是社会的五保户,无儿无女的。

聊城市开发区敬老院工作人员:

孤寡老人,没人照顾的,就收这个。空着也不能收,交钱也不行。

市民 女:

阳面一个月是1200。

市民 男:

一个月1200啊。

市民 女:

嗯,一个月。你看,老人一听心疼了。

记者:

不看了。

李桂英:

哦,钱太多,别劳心了。

记者:

太单?

李桂英:

也没个熟人,没有熟悉的人,净南边的,没有那个(中心敬老院)熟悉的人多。

主持人:

一个老人想住养老院,但是却找不到合适的。岩松,这样的现象普遍吗?

白岩松:

今天的这位老人非常有可能成为明天的我们。为什么要这么说呢?虽然日本已经是4个人里头1个65岁以上的老人,咱们才6、7个人里头只有1个60岁以上的 老人,但是咱的基数大啊,最后就告诉大家一个数字吧,2013年年底,也就是说今年年底,中国60岁以上的老人将首次突破两个亿。

主持人:

你提到这个数字很惊人。

接下来我还想带给大家也会感到很惊讶的一个数字,来自于今天的民政部的发布会,一起来听听看。

数字:每千名老人的养老床位仅二十张

窦玉沛 民政部副部长:

第一,到2015年“十二五”末,养老床位要达到每千名老人30张,去年底全国达到了390万张,每千名老人是20.6张。第二个硬指标,社区为老服务的覆盖率,城市要达到100%,农村要达到50%。这个任务,我们感觉到是相当艰巨的。

主持人:

我听到这个数字的时候很惊讶。岩松,每一千个老人床位才20.6张。

白岩松:

我想到的是彩票中大奖和赌博,为什么说呢?如果我是此时此刻一位80岁的老人,由于种种的原因我想去获得一个床位,光有钱有的时候都不够,一千个人里头才有20.6张床,请问中奖概率高于赌博、高于买彩票吗?

主持人:

所以我觉得这可能是一个全社会不得不去面对和共同努力的一个问题。

白岩松:

但是将来中国主要要依靠的还是家庭养老,因此要做很多志愿者的这种工作。但是同时社会化的因素要快速地发展,否则谁去承接那些家庭养老无法承担,社区养老 又很难做到,他要拥有一张床位的时候,可是床位不够,假如那个时候是我们自己又该怎么办呢?尊敬今天的老人,就是爱护明天我们的自己。

主持人:

没错,你谈到很重要的一点,有家庭、社区的参与;有子女的关爱;有政府的主导;有企业的投入等等,全社会共同努力,才让这个问题让人们看到希望。

相关热词搜索:白岩松 建议 高校
相关评论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我要链接 | 中国教育之声简介 | 法律顾问 | 广告服务 |
Copyright © 2000-2012 cedcm.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edu@cedcm.com.cn | 京ICP备12037710号 | 总机: 010-88687877 | 传真: 010-88682677
本网站所刊登的中国教育之声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国教育之声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Powered by PHPCMS V9.6.0 © 2015